首页 >> 理论研究 >> 名家访谈
赵健行:守望心中的那片白桦林
来源:网络 | 编辑:staff | 更新时间:2018-12-17

      赵健行,湖南岳阳人,1975年生,毕业于广州大学美术学院。现为广州画院专业画家、国家二级美术师、广州大学美术与设计学院研究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广州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秘书长。作品十多次在全国美展入选、获奖。

 

守望心中的那片白桦林——走进赵健行的油画世界

 

      白色的雪地,银色的桦树杆,金色的白桦林,几缕阳光钻过叶的缝隙喷射而下,湛蓝的天空中白云悠然掠过……这就是近几年来青年画家赵健行所营造的油画意境——他守望已久的白桦林世界。

      一个南国的青年画家,出于对北国风光的热爱与向往,用他旺盛的青春与充沛的精力,沉浸在一种有着浓厚俄罗斯情结的意境之中。这并不让我感到意外,正如在梅花并不多见的岭南,岭南画派大师关山月先生的梅花成为了他的代表之作,也许因为只有红梅才最能反映出关老傲雪竟芳的艺术情怀。又如生长在大草原的内蒙画家妥木斯,创造出了与草原葱翠迥然不同的银灰色的世界,也许只有这种朦胧的色调,才最能表现出妥老内心深处的静谧与平和。

      一般而言,艺术家善于在自己熟悉的生活环境中去寻找题材,去表现自己最熟悉的事物,俄罗斯戏剧学派大师斯坦尼拉夫斯基把这类艺术家称之为本色演员。但一定有例外,才华横溢的俄罗斯画家崔可夫,由于他心中充满了对阳光和金色的渴望,但又无法在他生活的白雪皑皑的西伯利亚世界里寻找到那种感觉,于是他便打起行囊,远涉重洋去了印度,在那片热带国度里找到了与他心中完全一致的阳光感和金色梦境,达到了他艺术创作的理想境界,造就了一个伟大的画家。崔可夫作品中弥漫出来的骄阳似火的画面,至今仍然能唤起品读过他作品的观众的那份激情。健行便是这样的一位青年画家。

      健行所表现出来的在雪霁中拔地而起的白桦林,正是他心中守望已久的景色。他出生在四季如春的广州,也许曾经受到俄罗斯油画作品的感染,也许被某一部电影中那迷人的一望无际的西域风光所打动,也许由于他内心深处与生俱来就有着某种对雪地、蓝天、白桦林的潜意识爱好,从而衍发出这种仿佛有些偏执的情结。这种情结使得他对这种景色达到近乎迷恋的程度,甚至成为他视觉世界里不可替代的审美理想,从灵魂深处契合了他的艺术追求。

      他一定认为洁白无瑕的雪地能代表他的艺术品格,挺拔向上的白桦树就是他的风骨,一望无际的苍穹便是他的胸襟。借助这些色彩和形象表现出自己真挚的情怀、无邪的心灵和豪放的气度,他渴望走进这样的一个世界里。

      于是,他便和一百年前的青年崔可夫一样,背起画夹,走进西部,走进雪国,走进属于他的白桦林世界。从而创作了一批又一批他所热衷的风景画作品,抒发出他对这个世界的眷恋。坦率地说,这种真情实意的表述和热情洋溢的讴颂,能打动所有的观众并为之感染,为之沉醉。

      同样,健行曾一度迷恋西藏题材的人物画创作,带着他对川藏高原的向往,走进藏区,用他敏锐的眼光去感受藏家的朴实和西部的苍凉。他用浓厚的油彩,把深蓝色的天空、耀眼的阳光、殷红的庙墙和虔诚的藏民表现得真切而感人,他置身于藏传佛教之中,用藏民对佛教一般的虔诚去表现藏民,用信徒对神灵一般的敬畏去表现信徒。他作品中对藏民的刻画可谓淋漓尽致:阳光下康巴汉子干裂的嘴唇,让人们感受到西部的干涩和燥热;阴影中藏家少女渴望的眼神让人们能体验到雪域的寒冻与风霜;经轮旁年迈老妪虔诚的动作让人们联想到高原的温情与博爱;金幡中年少孩童呆滞的表情让人们感悟到北国的希冀与期盼……这一切都反映出青年画家的社会责任感以及对时代的担当。这些令人过目难忘的形象,恰好体现了健行内心世界的感动与真诚,又一次使我想到了崔可夫笔下的印度少女与恒河汉子。同样的生动,同样的深刻,催人泪下。

      艺术的感人之处,并非只有真诚和执着,艺术的技法与基本功是一个艺术家成功的基础。每一次观看健行的作品都能感受到他在艺术上的成熟。他热衷于油画语言的探索和创作手段的研究,人物造型也日臻完美,并开始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

      健行对油画艺术的真挚和追求,体现出他对生活的热爱,他所反复去表现的白桦林,是他年轻心灵的表白和再现。他在守望,守望对艺术的那份执着,守望对生命的那份真切,我想,他还会一次又一次地走进他所向往的世界里,走进白桦林。

汪晓曙

2012年5月4日

 

广州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赵健行

 

《图瓦少女》  54cm×75cm  201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