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研究 >> 名家访谈
张弘:绘画的笔墨时尚
来源:网络 | 编辑:staff | 更新时间:2018-11-19

      张弘,籍贯湖南,1979年考入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系,毕业后留校任教,1998年攻读中央美术学院同等学力研究生课程班。2003-2010年任美术教育系主任。现为广州美院教授,美术教育学院教授委员会主任,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广州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省政协第十届、第十一届委员兼省政协书画交流会副秘书长,中央文史馆南方画院画家。作品多次参加全国美展,以及各种大型美术作品展览并有获奖。新作《广州地铁》入选 “纪念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全国美术作品展”。

 

张弘绘画的笔墨时尚

 

      虽然很早就知道画家张弘之名,但对其画艺本身并无直观的认识。直到癸巳秋季,“墨彩弘禅——广东省政协委员十四人美术作品展”在广州举行。笔者因政协委员之故,忝列其中,遂有机会近距离观赏张弘之画。其时,张弘参展的作品均为人物画。水墨酣畅,造型独特,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后来,与张弘时相往还。通过多种渠道,对其人其画有了更深入了解。他不仅是一个个性鲜明的人物画家,同时也是一个在山水、花鸟方面无所不能的多面手;不仅在水墨写意方面极具特色,而且在写实与具象的表现方面,也展现出扎实的功底。可以说,张弘是一个多才多艺的画家。在分工越来越细化的当代社会,同时兼具多方面绘画才能的张弘,无疑是极为难得的。

      在近年所创作的诸多画作中,人物画仍然是张弘的重头戏。他的人物画,以水墨为主旋律,刻划出各具形态、异彩纷呈的人物形象。张彦远《历代名画记》所谓的“运墨而五色具”,在张弘的人物画中,表现得淋漓尽致。古人所谓的“墨分五色”——干、湿、浓、淡、焦,在张弘的人物画中,都能看到他创造性地运用,而达到突出的效果:他并未像传统人物画家一样,先是勾勒人物衣纹线条,再赋色或施以水墨,而是直接以水墨造型,再辅之以浅色朱砂、曙红或赭色等。气韵连贯,极富清新气息。在人物的衬景中,或以焦墨写就古树,或以浓墨与淡墨相参屋宇,再或以水墨晕染氤氲氛围。本来,水墨是中国绘画中最具文化内核的绘画载体,从宋朝的梁楷以来,水墨的运用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想要在此领域另辟蹊径,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在张弘笔下,他将传统水墨的气韵与现代绘画语言相结合,形成一种具有鲜明时代特色的绘画模式。这种模式也许不是张弘首创,但看得出来,在包括前辈画家杨之光在内的众多人物画家的作品中,都能或多或少见到这种影子。这便是挥之不去的时代烙印。

      在张弘的人物画中,还有一些融写实与写意于一体的艺术佳构,这主要以2014年创作的《毕业N年的某次欢聚》为代表。该画在构图上巧妙地借鉴了达芬奇的经典名作《最后的晚餐(The Last Supper)》。画中的十三人都来自广州美术圈,在现实中亦能找到原型。他们神态各异,肢体语言丰富多彩。虽然作者是以近乎夸张、调侃的笔法再现一次普通的同学聚会,但就其画作本身所呈现出的各式人物的表现、笔情墨趣则是可圈可点的。尤为特别的是,画面中所呈现的各种现代物象,如各式电子设备、通讯工具以及人物服饰等等,在张弘写实与写意的得体拿捏下,呈现出鲜明的时代印记。这些细微元素的糅合让作品不仅揭示出当下社会人与人、人与物之间的关系,更窥测到现代人的生活状态和社会问题,从而为作品赋予了丰富的思想内涵。有理由相信,这件独具一格的人物画,极有可能会成为二十一世纪广东画坛的经典之作。

      当然,张弘的人物画也不乏工整细腻之作。他所绘的历史人物、女人体及其他诸如广告人之类的现代人群,都是以赋色厚重、用笔细腻见称。除了充分展示其精湛的写实功底外,这些画所透露出的西方绘画元素极为明显,装饰性与视觉性相融合的艺术效果也夺人眼目。这进一步证实了张弘一专多能的人物画技巧。

      人物画之外,张弘的山水画也未遑多让。他的山水画曾在1994年入选全国美展,得到主流美术界的认同。从笔者所寓目的张弘作品可以看出,他的山水画结构谨严,布局缜密,似有版画的痕迹。虽然无论从技法还是气象看,都是一种现代的笔墨语言,很多方面还受到西画的影响,但其体现出的气韵则是传统的:浑厚与苍茫。其花鸟画亦然。在制作性与装饰性似乎也成为当今画坛潮流的大势之下,张弘的花鸟画还能在此共性之外,体现出传统文人的优雅与小资情调。这是与其山水画和人物画迥然不同之处。

      张弘是一个学养深厚的画家,这一点,从他的人物画中可以看得出来。正如清人方亨咸所说:“绘事,清事也,韵事也。胸中无几卷书,笔下有一点尘,便穷年累月,刻画镂研,终一匠作耳,何用乎?此真赏者所以有雅俗之辨也”,张弘的绘画正好印证了此点。更重要的是,张弘在绘画语言与笔墨情趣上,体现出一种浓郁的现代气息。这或许正是张弘之所以成为张弘的重要原因。

      张弘正处于中国画创作的盛年。我们完全有理由期待,在未来的数年、数十年的时间中,张弘的绘画将渐臻化境,更上一个新的台阶。

 

张弘  广州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沧海寻古》  165×145cm   2015年 

 

 

 

朱万章

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馆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委员

2015年3月16日于京华之梧轩小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