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研究 >> 学术论文
只和锵哥聊茅台
来源:网络 | 编辑:staff | 更新时间:2012-06-16

只和锵哥聊茅台
 

张演钦  

 

        谈历史?算了吧,这毕竟不是锵哥的强项;还是和锵哥聊聊喝酒的那些事儿吧--众所周知,锵哥好酒,而且海量,您看,连专栏名称都和酒有关,《把酒放言》,一级棒。

  公元2012年6月3日上午,我,拔开一瓶正宗椰树牌椰汁,仰头喝了半瓶!因何?是日,新快报上,高大的锵哥教训渺小的我说:"在历史面前,无法不渺小的你,算什么?!好自为之吧!"一时间,让我情绪复杂到急欲补充富含水、椰肉汁、白砂糖、酪朊酸钠、单硬脂酸甘油酯的液体,恰好,该椰汁可以满足要求。

  一喝半瓶显豪情,是向锵哥学的:今年3月1日晚,锵哥从睡中爬起,"拔一瓶正宗的茅台酒,喝了半瓶"。此为新快报锵哥专栏文章《三月京华纪事》所载。对锵哥的"三月京华纪事",印象最深的就是这一壮举。

  好,就聊聊锵哥那瓶正宗的茅台吧。我在喝完正宗椰树牌椰汁后,便有不少疑问,这是其中两个:一,锵哥说他喝的茅台是正宗茅台,果然?二,就算喝的是正宗茅台,这事儿真有那么值得夸耀吗?

  首先,锵哥喝的真是正宗茅台吗?

  也许有人说:这是锵哥亲自从正宗茅台酒厂取出来的。可是,谁能证明?也许有人说:这是正宗茅台酒厂厂长所送并拍过胸脯保证是真的。谁来证明一下?最好的办法就是:把锵哥剩下来的半瓶拿到正宗茅台酒厂,仔细检验,符合一切正宗标准,自然便是正宗。也许有人会说:你为什么不早说?好让锵哥当时马上把剩下来的半瓶送到检验场呀!现在多麻烦,光是证明剩下的那半瓶就是锵哥喝剩的便难比登天,因为它后来也被喝掉了!--可是,早和您说了,那就不叫"历史"了。现在,不是要还原"历史"、确证"历史"的客观性、真实性吗?必须得这样呀。

  假如锵哥喝的是"正宗牌茅台",那就一点疑问没有。有一个极端的说法:历史,除了名称,其他都是假的。

  当然,锵哥也可以说:我说正宗就是正宗!天地良心,我凭良心说话!这个时候再不相信锵哥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可是,可是,这能叫"公论"么?

  其次,假如被证明说,锵哥所喝确是正宗茅台--那首先要恭喜锵哥。可是,喝瓶正宗茅台,真有那么值得夸耀吗?

  因为它价格高,是高富帅的象征?果真如此,那我卖肾买拉菲去。因为它是品味的象征?不见得吧?喝茅台最多的是什么人群,看看新闻就知道,锵哥不一定愿意与他们为伍。因为它……仅仅因为它是锵哥喜爱的正宗的茅台?

  假如有人在报纸上说他一饮半瓶正宗二锅头,锵哥不会因此而愤怒吧?我想不会。因为,有人喜欢喝茅台,有人喜欢喝二锅头,有人喜欢喝拉菲,有人喜欢喝椰汁,这太正常了。锵哥不会因为一个人喜欢喝二锅头,讨厌喝茅台,就认为他漠视酒文化、认定他因此显得浅薄和轻狂吧?假如再进一步,叫喝二锅头或喝椰汁的好自为之,那就太难为人家了。锵哥,不是每一个人,都像您一样喝得起茅台而且是正宗茅台的哦。

  锵哥也许会说:我是提倡正宗。假如锵哥还以正宗自居,请参照第一条质疑;假如最后证明锵哥喝的是非正宗茅台,那锵哥该如何自处?第二,正宗茅台相对非正宗茅台,市场占有率低得多,所以,太多太多的人喝的是非正宗茅台,可还偏偏以为是真的。茅台就像历史一样,太吊诡了!不过,即使是知道自己喝了,也极少有人愿意公开承认自己喝的是非正宗茅台,就像极少有人愿意说自己喝的是正宗茅台一样。三,谁见过有人公开提倡喝非正宗的假茅台了?

  当然,也许锵哥会说:我并无夸耀之意,把酒放言嘛。可是,别人也有对此加以怀疑并进行阐释的权利。至于是适度阐释还是过度阐释,那就不是锵哥所能决定的了。就像历史,永远不可能由当事人书写。这就是历史阐释的复杂性。高深如黑格尔,就认为:中国无历史。

  可陈寅恪先生也说过:伪史料中有真历史。所以说,就算锵哥喝的是假茅台,但一饮半瓶,还是足以证明锵哥是个爱喝酒、能喝酒之人。套用陈寅恪的话,叫"伪茅台中有真锵哥"。略感不足的是:假如锵哥当时喝的是二锅头,那就效果更佳:说明锵哥只想表达感情,哪去理会喝的是啥;且二锅头口感远远不及茅台,偏偏这样,仰头喝之,一饮半瓶,更显豪情。

  历史呀历史,你就像茅台一样扑朔迷离,真假难辨。以正宗自居的锵哥呀锵哥,您就像您喝的那瓶茅台酒一样:正宗,非正宗,是名正宗……

 

来源“新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