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研究 >> 学术论文
对历史漠视,是一种浅薄与轻狂
来源:网络 | 编辑:staff | 更新时间:2012-06-16

对历史漠视,是一种浅薄与轻狂
 

陈永锵

  人心叵测,信诚失落,这事实上是我们中国当下的社会情境。富婆们宁愿倾全部温情怜爱于猫狗,甚至一只蝈蝈或“小强”,而漠视冷落供养其奢侈的“老公”,更别说会垂爱于街头上的弃婴了。说实在,动物们都是“很真诚”的,因为它们都“弱智”,人总比动物聪明,因为人类是“高级动物”,人比一般动物有智慧得多!人就“兵不厌诈”,骗你没商量,随着人类社会市场经济的阔步前进,人与人之间的真诚信任,就日渐式微,甚至成了笑话。连对自己的历史都不予信任!

  张演钦先生的《历史是母的》,看似,理由多多!然而,我们据此就该都再不可信任历史了么?!那么,五千年的中华民族的文明史,真就要让我们的炎黄子孙、华夏民族,怀疑甚至抛弃?

  历史是一种沉淀与垒积,其本身何止重如泰山!随便地看一件事物,在不同的角度都必然有不同的观感。像太阳一样,太阳是一个客观存在,正如真理,无可争议,争议的只是如何感受和利用阳光。宇宙也是一个客观存在,人类有文明史以来,哪怕再大的自然科学家权威,其再大的成就,实际上也只不过是相对的“瞎子摸象”,就看你摸着了哪一块。也因此,历来的有志、有识之士,一代接一代的史学家们还在不停地探索,从未气馁。真是:“道可道,非常道”!他们的研究成果的总和就是“公论”。张先生是否在蒙蔽和鼓动我们去背叛历史,并让我们变成白痴,就让他自己聪明?

  历史,是一个客观存在!至于你怎么看,就看你曾否认真地看和坦率地表示自己的“观后感”。

  对历史的漠视,无疑是一种浅薄与轻狂!当然,历史就实在只能是历史!假使“历史是个人”,他或她都无暇、无心理会和窥视在历史中渺小的你耍弄何样无足称道的肆虐童戏!

  “历史,自有公论”这是一定的、绝对的!因为历史的存在与本质,都必定是在于公论——千百代人的种种说法!至于公众如何论,方式方法因“公”而无尽,但历史依然是客观存在的。历史,自信自尊而又辩证雄强地如山挺立,如江河畅流!其自身根本无求于他人的垂青与确定。历史坦然自然地按着历史的自然规律行进!你怎么看,是你自己的事——深、浅、毁、誉且便,历史不齿也无暇与谁计较,更无知张先生是谁!在历史面前,无法不渺小的你,算什么?!好自为之吧!

 

来源“新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