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研究 >> 学术论文
历史是母的
来源:网络 | 编辑:staff | 更新时间:2012-06-16
历史是母的

 

       假如历史是个人的话,他一定是最累、最受委屈的那一个。

  对现实无奈,备受委屈,没办法,便说:历史自有公论。说这话的人明知道历史不是他儿子写的,也不是他孙子写的,更不可能是他爷爷写的,能有什么公论呢?倒好,他偏还相信历史。这样的人,要么是老糊涂,要么是压根没有好好认清历史的真面目。

  说历史自有公论的人多了去。至于历史究竟有没有公论,倒没人愿意考究一番。或者根本不愿意考究,因为一考究,连唯一的希望都破灭了,多残酷啊。

  历史何曾有公论?历史,印象中一直是被扭曲、被强奸、被栽赃的主啊。此时此刻,想必连“历史”都委屈得想说:“我相信历史自有公论。”连历史都得不到“公论”的保证了,您还相信历史?

  所以,越来越多的人不再相信历史。可恶的是,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却开始玩弄历史、利用历史,大打“历史牌”。书画圈尤为明显。

  比如,越来越多的画家对外声称:我一定能够留名历史,成为经典,现在大家也许没有意识到我的永恒价值,但历史自有公论,就如当年的黄宾虹一样!意思是,意识不到他能够留名青史是你的不对,是你的损失。

  假如他居心不良,明知道自己的作品是垃圾,但却一味自我吹捧,今天还打起了“历史牌”,毫无疑问是彻头彻尾的骗子。可悲的是历史成了骗人的道具。历史太委屈了。

  另外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一个三流的画家居然傻到真的认为自己能够留名青史。而且,这样的画家越来越多。他不存心骗人,但他让神圣的历史感荡然无存。什么世道了呢?肯定不是他变得深刻了,唯一的解释就是历史变得轻浮了。

  无论是哪一种人,你一否认他和历史的关系,他就说:历史自有公论,等着瞧吧。一副排队等候进入历史的样儿,可笑。他不知道历史有多肮脏!他把自己交给了或长或短的未来——但长度肯定超过我们的余生,这叫我们怎么个去瞧呢?所以,我承认,这一回合,我输了。

  不过,这已经成为历史。现在,他一说历史自有公论,我立马就说:你不知道吗,历史屡屡被强奸,实际上它是母的!

  还有一种人,口口声声反复强调说自己无意留名历史。他唯一在意的就是:怎么样把无意留名历史说得更无意一点。

 

 

来源“新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