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研究 >> 学术论文
吴冠中先生请走好
来源:网络 | 编辑:staff | 更新时间:2012-06-12

吴冠中老请走好

 

皆 空

 

        吴冠中老先生走了。一位影响很大的老先生离开了我们,悼念自然是应该的,说些好话也无可厚非。但有时候好话说过头就显得经不起推敲了,也违背了吴老先生敢于说“真”话的习惯。凡人堆里,谁没有缺点呢?

        6月28日,《南方都市报》发表了郭纯之先生一篇文章——《哀悼吴冠中,致谢吴冠中》。在文章中,郭先生把吴老先生的众多观点提炼出几条来。笔者对吴老先生的观点亦有些耳闻,我想文中列举的这些观点,起码是郭纯之先生认为是极能代表吴老先生的品格的。鄙人不敢否定吴老先生的的成就,但是对文章中吴老先生的一些代表性观点有一些疑问。按照吴老先生的作风,我也提一些“真”问题。也请郭纯之先生教正。

        文中提到,吴老先生认为:中国当代艺术市场是“虚假的繁荣”,实际美术水准“落后于非洲”。如果这话是吴老先生说的,我就觉得不可思议了。中国当代艺术市场是否是“虚假的繁荣”我不清楚。问题是非洲代表着落后的美术水准么?我想起码文中的吴老先生是这么认为的,否则不会以非洲美术为基准。且不要说多元化的今天,即使在一元型艺术形态的过去,非洲艺术也不能说就比谁落后了呀。我不清楚吴老先生的认为的美术水准是怎样界定的,但是我认为,对美术作品的形容词应该是“优秀”或者干脆没有形容词,而不是用“先进”或者“落后”这样的词语。接下来,如果非洲美术是“落后”的,那么哪个洲的美术是先进的呢?我迷茫了。

        文章接下来列举的吴老先生的的观点曾在圈内引起不小的反响:“‘从中央到地方,(画院)养了一大群不下蛋的鸡’,建议取消各级美协和画院”。我不清楚吴老先生认为怎样才算“下蛋的鸡”。笔者就自己眼见的画院告诉各位看官。别人总认为画院画家一边拿国家工资一边自己卖画。其实他们是“光看见人家吃肉,没看见人家挨揍”。不说画院画家的工资奇低(能把画卖到天价的画家毕竟只是极少数),且每年作工作总结时都要把当年的业绩罗列上去。大家不要以为卖了多少画能算业绩,业绩是要入选了多少件作品(省级以上),如果交了白卷,所受的压力是不为外人所知的,除非脸皮很厚。按照京剧科班的说法,您要想人前显贵,必得人后受罪。除此之外,国家一旦需要,体制内的画家都要义无反顾地担负起相应的社会责任,扶贫、赈灾等等,这些活基本是义务的。代表国家来组织画家行动的,往往是美协和画院。再说了,即使鸡不下蛋,那是鸡的问题,鸡有问题就要撤销农场,这有点说不过去吧。举个例子,某一届美院学生没有把毕业创作画好,那总不能说就要撤消美院吧?说到这里,我突然想起来,吴冠中老先生的单位是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他在美院拿工资的,不是在美协或者画院。我的眼睛越发模糊了。

        郭纯之先生提到了吴老先生的“多次毁掉自己不满意的作品”。一个画家,对自己的一些作品不满意是再正常不过了,一般情况下,画家,尤其是国画家,画好之后觉得不满意,当场顺手就撕掉了。我不知道吴老先生毁掉自己的画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知道?由周立波扮演的周立波曾经说过,有一位同志做好事从来不留名,但是他全写在日记里了。文章还提到吴老先生的毁掉的画如果拿到拍卖市场都是天价的。我又突然想起来一件事,20世纪30年代美国爆发经济危机,托拉斯们宁愿把牛奶和猪都销毁掉也不降价卖给穷人。实在对不起,这些都是笔者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臆想。虽然不想做小人,但笔者总是不由自主地往下想。吴老先生到底毁了多少画?又剩下多少画?我没有资格知道。如果有剩下的作品,那应该都是精品啊。这些画现在都在他的亲属手里么?那是我不该知道的。那么已经在市场上流通却又是吴老先生不满意的画呢?当然,我想能够在市场流通的一定是吴老先生的满意的作品,但是有时候画家有一个不好的习惯,现在觉得满意,过了几年又不满意了。我大约记得当年齐白石老先生就遇到过这样的事:有一个人在荣宝斋求了一张齐老先生的画,之后又拿到先生家里求证。齐老先生看后说:这画是真的,但画得不好,我得买回来。画主人不依,齐老先生没办法,就又画一幅把旧画换回来了。吴老先生呢?不知道。

        对不起,我不能再往下想,更不能再往下问了,否则就会损害吴老先生在我心中的学术形象的。请郭纯之先生赐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