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研究 >> 学术论文
反映广州解放第一画——读《喜得解放又丰年》有感
来源:网络 | 编辑:staff | 更新时间:2012-06-12

反映广州解放第一画

——读《喜得解放又丰年》有感

 

卜绍基

       翻开《首届全国画院双年展作品集》,一幅由胡根天、方人定、关山月、黎雄才、蔡迪支等十九位画家集体创作的四连屏巨幅国画,以生动的场景、细致的造型、精到的人物刻画、清新的意境令人难忘。

        与原广东画院副院长、党组书记蔡迪支老师谈起此画,当年画家们风华正茂,于挥斥彩墨之间,性灵毕现,才思横逸的场景至今仍历历于目前。1949年那年风调雨顺,是广东历史上收获最丰盛的一年。10月14日下午六时,人民军队从解放路攻进广州城,解放了广州。人民群众亲眼看到解放军战士秋毫无犯,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亲眼看到解放军不辞劳苦,帮助群众收割稻子,先前对人民军队的顾虑与戒心都取消了。人们送水送粮,欢迎解放军进城。军民的鱼水情深感动着艺术家们,也激发了画家们构思《喜得解放又丰年》创作的动机。受华南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广东省文联的前身)的委托,蔡迪支老师组织活跃在当时画坛的部分画家,深入生活,多次亲自到广州郊区、中山以及珠江三角洲等地采风写生,记录下的那亲切生动的岭南风物、那欢快的民俗风情以及那深厚的军民鱼水情。回来后,画家们把手中的写生稿汇集一起,讨论整个画面的构思,多番修改,数易其稿,终于形成了一个雏形,由蔡迪支主笔素描稿的绘制,再由画家分工合作,在大稿上各展所长,最后由方人定将画面统一。历时三个月的时间,由胡根天、方人定、关山月、黎雄才、蔡迪支、苏卧农、容大块、赵崇正、阮曼鸿、李云、李永超、陈凝丹、麦汉永、麦汉兴、彭素文、黄雨农、黄启、黄鼎苹、蔡敬翔等十九位画家合作的这幅第一张反映解放广州的巨幅国画终于得以完成。这张长3.8米,高1.73米的,刻画人物近30位之多的,堪称在当代岭南美术不可多得的宏构巨制。1950年,该画在“华南美术作品展”上展出时,立刻吸引了人们的注意,并受到一致的好评与赞赏。后来,华南文联在1950年工作总结上,欧阳山主席特别提到了此画,并作重点介绍与表彰。

        朝阳洒落在丰收的田野上,水稻已经透出了金黄,初秋的微风吹过,稻穗和叶片再不像少女似地柔和地低语,而是发出一片砂砾般的沙沙声。收获的庄稼堆成垛,像稳稳矗立的小山。小鸡在垄边啄食,频频地点着头,咕咕呼唤着,文静地挪动着脚步。村边场园里,晒稻子的,打稻谷的,挑谷担的,编筲箕的,到处有说有笑,好一派热闹的丰收景象。眼下,重温《喜得解放又丰年》仿佛让我们再一次回到当年那块土地上、那片田野边,仿佛又听到了军民同收割、齐劳作的欢笑声,仿佛又闻到了那香甜的稻谷清香……

        当细细品味其中,我们都为画中人物生动而显凝练的动态,朴实但见细致的表情刻画,以及为那流畅圆润的用笔线条,那温和清新的色韵,更为那饱含着的生命张力和蓬勃的朝气而吸引。画家们笔下对生活、对历史的关注,对人性与历史真实的刻画而打动着观者。作品表现了鲜明岭南民俗特色,突出的人物形象,富于人文精神的情怀。正如塞·巴特勒所说:“内涵最丰富的概括总是最简洁的。”我们从那丰收的喜庆中,从热火朝天的劳动场景中,从老人、妇女、儿童的欢笑中,从战士与男人们坚实有力的臂弯中,从那独到的笔墨功夫,那辽阔深远的画面构成,那感人至深、可亲可敬的艺术形象中体现出画家们对中国人物绘画赖以存在根本的把握——重视“形”的同时,又不仅仅拘泥于客观自然的原形,而是通过驾驭笔墨来意象造型展现出其深厚的内涵。在他们的笔下,人物的形象得到了净化,得到了纯化,更得到了升华。

        画家们在对画面近三十个典型人物的组织处理之中,以多种复杂的姿态与多变的动势,或露或掩、或正面或背影、或整体或局部、错落地以传统中国人物绘画的组合,使画面人物的安排既合乎历史情节的合理安排,又有结构上的精心处理。构图多为全身特写,注重人物动态的个性刻画,使形象有呼之欲出之感。笔墨与色彩关系则侧重于清新明快的氛围烘托与热烈情绪的渲染,缩短了艺术形象与观众间的距离,具有强大的艺术感染力,成为“为民写真”的现实主义杰作。正是这种对中国传统绘画精神的把握,对生活场景深入细致的观察,使其在创作中能通过营造一种具有浓郁生活意味的氛围,而实质却挖掘到一种深沉的内蕴,找寻到一种情感感染力与民族精神力量。其艺术探索深入揭示了民族精神与地方特点,颂扬了人民大众与解放军战士鱼水情深以及热血青春的信念,以其独特的造型艺术为后人展现了壮阔的史篇。

        过去传统人物画由于一味追求写意性,人物的刻画较易陷入程式化,所以,近百年来少有深刻描绘现实的作品。正如蒋兆和——一位着眼于现实的艺术家谈到他的历史长卷《流民图》的创作过程时,所说:“我混迹于茫茫的沙漠之中,看着慢慢奔走的骆驼,听听人生交响的音乐……”的确,艺术不仅可以是“一碗苦茶”,而且也可以是“一杯人生的美酒”,以献给大众。画家们借鉴西画素描手法、每画一个人物都必求有生活依据,有相应的写生作为参考。适当吸取光影法刻画人物面部,但又以线描为主要造型手段,展现了自近现代倡导写实主义绘画以来,中国画家在人物画领域所获得的巨大成果。

        这幅具有现实主义精神和充满人文情愫的绘画,不仅仅是一幅杰出的艺术品,同时也是历史的见证,可以说,《喜得解放又丰年》是中国绘画史上又一引人注目的光辉篇章。其形象描绘之具体细致,在现代中国绘画史上也是鲜见的,是自近现代倡导写实主义绘画以来,在人物画领域所获得的又一巨大成果。在高度弘扬民族传统文化的今天,重温这幅我国20世纪绘画艺术有密切联系的,在我国人物绘画中占有重要地位的反映广州解放的第一巨作以及那段历史,有利于以史为鉴,借古开今,从中获得有益的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