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研究 >> 学术论文
客观色彩语言论
来源:网络 | 编辑:staff | 更新时间:2012-06-12

客观色彩语言论

 

赵健行

 

 

 

 

论文摘要:当代中国油画创作样式异常丰富,油画艺术的核心语言却慢慢被边缘化。本文从艺术语言的角度分析油画发展的方向问题。

 

论文关键词:油画  客观色彩  核心语言

 

 

        如果承认传承性是人类艺术得以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那么,此文就有了一个逻辑起点。

        按照西方美术的分类方法,一个画种的界定是由该画种所使用的材料决定的。因此,一个画种的诞生,首先是材料的产生。油画的诞生则是因为凡·爱克发现了可供使用的调用油——亚麻仁油。从此,油画艺术逐渐发展为世界范围的大画种。中国油画发展到今天,在各种艺术形式层出不穷的同时,油画艺术的核心语言却逐渐被边缘化。油画艺术应该朝什么方向发展?本文试图在油画材料的范围内,从油画语言的角度对客观色彩的某些问题进行论述。

        从某个角度而言,中国的油画艺术走到今天,可以说已经经历了世界油画发展的各个阶段,中国的油画家在创作中也尝试了世界油画各个流派的风格。尽管中国的油画家对于自己艺术道路的选择有着各种各样的理论依据;同时也有着各种各样的理由进行创作,但是油画语言却始终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应该说,油画艺术的表现力极为丰富,油画语言当然也同样的丰富多彩。笔者以为,在丰富的油画语言当中,色彩语言应当是其中的重要方面。什么是油画色彩语言的核心,这是一个要考虑的问题。

一 、

        一个画种必然有其存在的价值和基础,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就存在的艺术门类。笔者以为,一个画种的存在基础,除了物质基础——绘画材料以外,另一个重要方面就应该是它的艺术价值基础。那末,作为一个画种的艺术语言,大抵应该具有两个特征:一、与其他画种的艺术语言相互之间具有独立性。例如油画、国画、水彩、雕塑、版画等等,每个画种都有他们各自的艺术语言体系。在艺术创作当中,艺术语言相互借鉴在某些时候是被允许的,但“借鉴”不能作为主流创作形态。借鉴的目的应该在于丰富自身的艺术语言而非颠覆自己的语言体系,倘若颠覆了本体语言,那末,产生的作品很可能在材质方面还是原来的画种,在艺术角度却是一件新生事物。或许许多画家的艺术追求正是这样的新生事物,新的艺术语言。二、对于某一画种本身而言,其艺术语言在一定的范围内具有一定程度的共同性,如果艺术语言没有了共同性,就不能成为艺术语言。也许也是因为一定范围内的某种共同语言,产生了各种艺术流派。画家的艺术个性当然应该提倡,但个性应当在一定共同性的范围内发挥,否则“个性”就失去支撑点,也就无所谓个性了。

        经过前文对艺术语言的论述,接下来可以就油画语言的问题展开讨论。

        油画语言的发展过程大致经历了以下几个阶段。

        或许是西方哲学传统使然,油画从诞生之日就走上了“写实”的艺术道路。即使在中世纪,画家们表现的虽不是现实存在的人物,而是圣经里面的神,但是他们依然运用“写实”的手法来表现虚拟中的“他们”,正如我们经常看到的欧洲中世纪的圣像画。当然,由于当时自然科学发展水平的限制,画家对于“人”自身的了解是有限的,或许可以说,从油画语言的角度,中世纪欧洲的油画作品在今天看来并非完整意义的油画。但无论如何,人文主义在欧洲是具有传统基础的。自然科学的进步对于西方哲学发展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14世纪,医学在欧洲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使得哲学领域里的人文主义倾向在在文艺复兴时期开始明显起来。因而画家们对人类自己开始感兴趣了。在很大程度上,油画技法中明暗的表现手法直接得益于人们对自己身体结构的深入了解。正因为这时的艺术主张非常接近古希腊的艺术理念,所以大家将错就错地把这一历史时期称为“文艺复兴”,在那时,素描关系的运用在油画创作中占了很大的比重。像米开朗基罗、拉斐尔、达芬奇。还是因为自然科学水平的限制,这个时期的人们在很大程度上还是在巩固油画的造型以及明暗表现手法,在真正意义上的色彩方面没有取得突破。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1870年左右,印象派的出现。在当时的自然科学中,有关光学、视觉心理学等领域的研究所取得了丰硕的成果。这时可以说,人们开始去了解“客观”色彩的含义了。在日常生活当中,没有外光的作用,我们就无法看到看到物体固有的颜色,而且他们绝大多数时候处在具有色彩倾向的外来光源影响下的。也就是说“客观”的色彩是某件物体在某个环境(包括时间、空间)下呈现出来的。印象派画家们以此为依据,在绘画创作中实践、研究、探索,理解和掌握在外光条件下色彩对比的变化规律,并探索前进的方向。近100年之后,人类发明了彩色胶卷,让人惊讶的是,印象派作品的色彩关系与彩色照片的色彩关系是相吻合的,这就直接证明了印象派色彩是“客观”的。渐渐地,色彩语言成为油画语言中极其重要的因素。遗憾的是,客观色彩的研究、实践并没有能够在西欧继续向前迈进,很快就被主观色彩逐渐取代了。尽管如此,印象派对于丰富油画艺术语言的贡献是里程碑式的。而在欧洲的东端,油画家们继承了印象派的外光色彩,使得客观色彩语言在沙俄、前苏联得以继续发展。应该说,除了多数油画家以外,俄罗斯(包括沙俄和苏俄以及俄罗斯联邦,以下的“俄罗斯”也是如此,不再解释)还有许多油画家的许多油画作品带有了强烈的主观色彩倾向,如弗鲁贝尔、马利亚温勃利托夫、普拉斯托夫、特卡乔夫兄弟等等画家的作品。但是,他们的色彩依然可以框定在客观色彩的范围之内,只是画家们对“客观”的理解各不相同,在他们的作品中可以看到,画家们常常把“客观”色彩更加客观地表现出来。也正是因为是沙俄、苏俄的画家群体对艺术本身以及客观色彩语言的深刻理解,使得从巡回画派之后的俄罗斯油画作品不满足于对大自然的色彩模仿,而是使色彩语言本身具有了艺术的内涵。这样,俄罗斯油画的色彩表现走到了一个新的高峰。

        尼采说,上帝死了。怎么死的?被谋杀的。被谁杀的?我们。请注意,我们不应把本文中的“上帝”理解为坐在云端高高在上的那位,而应该是油画艺术的核心语言价值。那么,接下来我们一边讨论油画艺术的核心语言价值,一边阐明到底上帝是怎样被我们杀死的。

        前面谈到,油画语言的建立和完善是一个发展的过程,文艺复兴时期的油画,其表现手法在很大程度上是素描的造型及明暗关系,油画语言的独特性还不是非常明显。倘若说文艺复兴时期油画语言的独特性主要是油画与其他画种的材质差异造成的话,那么,在印象派时期,色彩语言逐渐成为人们欣赏油画的主要内容之一,色彩语言也成为了区别油画与其他画种语言的主要方面。油画色彩的研究、实践创作总是在某一方面开始的。具体地说,油画真正意义上的色彩是从客观色彩开始的,如果摒弃了客观范围的色彩,就不是原来意义的色彩了。从某个角度来说,绝对的主观色彩其实也就无所谓“色彩”,称其为“颜色”可能更加准确一些。可以说,从绘画领域的范畴看,客观色彩语言是油画艺术区别于其他画种的重要特征之一。现实的情况是,在当下的一些油画作品中我们看到,作者完全抛弃了油画语言的运用。倘若没有说明牌的帮助,读者很难判断这件作品的画种。我们不能否认,油画在新的艺术语言产生之初,不免遭到了各种各样的责难。但是,新的艺术语言并没有颠覆之前的艺术语言,而是在原来的基础上发展、丰富,使油画艺术的语言更加独特而深刻,“上帝”在画家们的努力下日臻完美。文艺复兴时期的油画家不但没有推翻具象的审美观念,反而把明暗、结构关系运用油画创作当中,成为当时油画艺术的主流语言。在印象派的外光色彩诞生时,画家们也没有否定素描关系的作用,在很大程度上,色彩关系的产生取决于明暗关系。例如我们都熟知的,受光冷、背光暖、反光更冷;反之亦然。这受光、背光、反光不正是素描关系的作用么?如果我们今天的油画创作否定、推翻、颠覆从前的价值判断,也就是说我们就是这样把上帝谋杀了。既然上帝死了,那么我们的创作将多么的自由啊。但在那时,我们感觉到的不是自由而是因彷徨而产生的恐惧。在这种状态下,我们无法产生新的、具有艺术深度的绘画语言。西方的架上绘画的没落之路已经证实了这一点。

        前面提到,由于其他画种都有各自成熟的语言体系,因而油画的客观色彩语言就成为区别它们的语言要素。所以,客观色彩语言也是其他画种语言无法替代的,具有独立性。

        油画艺术语言在一定的范围内应该具有一定程度的共同性。油画语言共同性形成的原因大概有两个:有一群画家因为抱着某个相同或者相近的的艺术观点聚在一起,组成了或紧密或松散的画家群体,人们有时候称其为某某画派,如印象派等。另一种则是因为师承关系,一群画家受到另一位画家直接或者间接的指导,也逐渐形成了或紧密或松散的群体,例如巡回画派等等。从某个角度来说,艺术观点多元化促进了油画创作表面的繁荣,而在一定范围内的一元化则推进油画艺术向深度发展,把油画艺术推向新的高峰。因此,真正的油画大师并不是凭空孤立产生的,在他们身边往往有一群志同道合的优秀画家,在他们心里有着一个共同的上帝。问题又回到“上帝”这儿来了,在当下,既然公共的上帝已经死了,那么谁都可以宣告自己为上帝,而且都在努力塑造一个与旁人不一样的上帝。那么,他们认为,当旁人是第一个塑造了这样的一个“上帝”之后,自己就要塑造一个完全不同的上帝。不是有这么一句话么:第一个是天才,第二个是白痴。没人愿意当白痴的,结果是“上帝”越来越多,这就是多元化的结果。

        从前文关于绘画语言的以及上文关于色彩语言论述得知,油画的客观色彩语言既与别的画种语言有着本质的区别,在自身内又具有不同的发展倾向。笔者认为,现实主义的客观色彩语言不但不应被忽视,而且应该在创作中继续研究和发扬。